新華社北京10月16日電(記者 王宇、林暉、劉羊暘)10月17日,國家首個“扶貧日”。
  站在這一新的歷史節點回望,我國扶貧開發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
  開啟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扶貧開發偉大實踐,歷史罕有;
  短短30餘年讓6.6億人快速擺脫貧困,被譽為“中國奇跡”;
  全球貧困人口數量減少的成就大部分來自中國,在世界減貧史上鑄刻“中國成就”。
  ……
  扶貧攻堅路,悠悠中國夢。
  自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扶貧開發工作,全國人民矢志不渝、接力奮鬥,開創出具有中國特色的扶貧模式,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中國奇跡,為加速世界減貧進程貢獻中國力量。
  “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小康不小康,關鍵在老鄉。扶貧事業對於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具有重要意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站在實現中國夢的戰略高度,把握全局、運籌帷幄,對扶貧開發事業做出了新的戰略部署,不斷推動扶貧事業向前發展。
  這是人類社會史無前例的減貧實踐--黨中央把貧困群眾安危冷暖放在心上,推進扶貧開發工作不斷走向深入
  “總書記知道咱們這兒困難,來訪察訪察生活好不好,不叫咱受罪。他進來屋裡,和我拉家常,可是親切。”回想起2013年元旦前夕,總書記冒著零下十幾攝氏度嚴寒、踏著皚皚殘雪登門看望的情景,河北省阜平縣駱駝灣村70歲的村民唐宗秀至今仍難以忘卻。
  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天寒地凍的隴原大地,到人跡罕至的塞外邊疆,從巍峨險峭的大山深處,到透風漏雨的棚戶陋室,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來到我國最貧困、最落後的地區,察真情、看真貧,為推進新時期扶貧開發工作指方向、想辦法,一場扶貧開發的攻堅戰在華夏大地打響。
  貧窮,是文明社會的頑疾。消除貧窮,是執政黨義不容辭的責任與使命。回溯歷史,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以果敢的勇氣毅力,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向貧窮宣戰。
  “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要消滅貧窮。”作為改革開放事業的總設計師,同時也是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的開拓者,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始終積極推進扶貧開發工作,成立專門扶貧工作機構,安排專項資金,制定專門的優惠政策,確定國家重點扶持區域和人口,確定了開髮式扶貧方針。
  “加快貧困地區的發展,不僅是一個重大的經濟問題,而且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就是因為它直接關係國家的安定團結和長治久安。”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將扶貧開發事業提升至事關改革、發展、穩定的全局高度,制定了兩個中長期減貧規劃,實施了西部大開發等一系列區域開發戰略,推動扶貧工作向前發展。
  “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重大任務。”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進一步完善國家扶貧戰略政策體系,扶貧開發從專項扶貧為主轉向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從政府為主轉向政府、市場、社會協同推進,我國大扶貧工作格局初步形成。
  推進扶貧開發,事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順利推進,事關國家的長治久安,事關億萬貧困群眾“中國夢”的實現。
  “如果貧困地區長期貧困,面貌長期得不到改變,群眾生活長期得不到明顯提高,那就沒有體現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那也不是社會主義……”在當前扶貧攻堅的歷史新階段,習近平總書記將扶貧開發提升到全新的戰略高度。
  “習近平同志擔任總書記後,第二次離京考察就到了革命老區、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河北阜平,此後又到甘肅和湖南專題考察指導扶貧開發工作,他心裡裝著窮苦百姓,對扶貧事業有著很深的情結。”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說。
  跟隨習近平總書記國內考察的腳步可以發現,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的20多次國內考察,7次涉及扶貧工作:阜平、定西、瓊海、湘西、臨沂、蘭考、喀什……
  進山區、走邊疆、訪老區、入海島--通過這張蜿蜒曲折的扶貧路線圖,人們可以體會到習總書記對當前我國扶貧開發工作的高度重視。
  “距離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只剩下短短六、七年時間,但我國仍有8000多萬貧困人口,時限緊、任務急,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在中國人民大學反貧困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汪三貴看來,中國扶貧如今已進入衝刺階段。
  “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增強做好扶貧開發工作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做到有計劃、有資金、有目標、有措施、有檢查,大家一起來努力,讓鄉親們都能快點脫貧致富奔小康。”
  “大家擰成一股繩,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汗往一處流,一定要想方設法儘快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
  “要把扶貧開發工作抓緊抓緊再抓緊,做實做實再做實。”
  “一起來努力”“加快”“抓緊”--這既是總書記的諄諄囑托和殷切希望,也是新時期扶貧開發的動員令、衝鋒號。
  面對緊迫形勢,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到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再到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全體會議,從北京的中南海到貧困村的村頭,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高瞻遠矚,對新時期我國扶貧開發工作進行一系列戰略部署:
  制定今年減少1000萬農村貧困人口宏偉目標;
  改革創新扶貧開發體制機制;
  健全中央統籌、省負總責、縣抓落實的扶貧開發管理體制;
  推進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改革考核機制,建立約束機制,完善退出機制;
  開啟科學扶貧、精準扶貧、內源扶貧等扶貧新思路。
  ……
  使命在召喚,夢想在延伸。
  消除貧困,實現共同富裕,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必然要求,是中國共產黨人代代相傳的偉大使命。
  從戰爭年代的讓人民當家做主,到土地制度改革實現耕者有其田,從改革開放後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裕起來,到先富幫後富實現共同富裕,最終讓貧困地區困難群眾和全國人民一起奔向小康,再到實現每個人心裡的“中國夢”,讓每個中國人脫貧解困、過上美好生活的使命始終一脈相承。
  在中國共產黨人偉大使命的感召下,我國扶貧開發工作不斷取得深入:
  --從1986年年人均收入206元,提高到2008年底的1196元,再到2011年底的2300元,國家扶貧標準實現10多倍增長,更多的貧困群眾得到扶持;
  --從解決溫飽為主要任務,轉入鞏固溫飽成果、提高發展能力、加快脫貧致富、保護生態環境、縮小發展差距,我國扶貧開發進入新階段;
  --從“輸血式”的生活救濟型扶貧向提升貧困地區內生動力的“造血式”開髮型扶貧,從大水漫灌式的全面扶貧到滴灌式的精準扶貧,我國扶貧開發方式日漸科學精準;
  --從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到向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轉變,我國扶貧攻堅主戰場進一步向關鍵區域轉移。
  這是人類減貧史上的“中國奇跡”--在黨中央的決策部署和不斷推進下,我國實現6.6億貧困人口大規模脫貧,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中國經驗”
  金秋9月,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縣興平鄉達西村,黨支部書記沙吾爾·芒力克和全體村民收到了一封來自中南海的特殊回信。
  “得知在村黨支部帶領下,近年來村裡又有了不少新變化,各族群眾像沙漠里的胡楊一樣根連著根、心連著心,日子越過越好,我為你們高興……達西村的發展變化說明,有黨的好政策,有各族群眾齊心奮鬥,就一定能讓鄉親們過上舒心幸福的生活。”習近平總書記在信中寫道。
  實踐證明,我國扶貧開發事業極大地改變貧困群眾生活狀態,對促進經濟發展、政治穩定、民族團結、邊疆鞏固、社會和諧發揮了重要作用。
  “過去一家人擠在土坯房裡,僅靠種地為生,一天只能吃上一頓飯,窮得直掉眼淚。後來扶貧政策進了村,工作隊帶領我們修路、種果樹,發展生態旅游農業,日子越過越紅火。”從女孩不願嫁的貧困山旮旯,到人均純收入過萬元的小康村,位於川滇交界處的四川省筠連縣春風村60歲村民朱永芬見證了這一變化。
  春風村翻天覆地的變化,映射出中國農村從貧困走向小康的滄桑巨變。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農村地區受經濟、社會、歷史、自然、地理等方面制約,發展相對滯後,貧困人口數量眾多。1978年,我國貧困人口為2.5億人,占農村總人口的30.7%。
  在西方世界眼中,社會主義中國一度是“貧窮”的代名詞,社會主義中國的農村一度是地球上最落後的地方。
  “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
  “充分調動廣大幹部群眾的積極性,樹立脫貧致富、加快發展的堅定信心,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精神,堅持苦幹實幹,就一定能改變面貌。”
  在黨中央的親切關懷和決策部署下,經過不懈努力,我國扶貧開發事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1978年到2010年,參考國際扶貧標準,近半數中國人擺脫貧困;在我國大幅度提高扶貧標準的背景下,到2013年,農村貧困發生率下降到8.5%。 
  --農村居民的生存和溫飽問題基本得到解決。進入新世紀以來,扶貧工作重點縣農民人均純收入增幅超過全國平均水平,2013年人均純收入增加到5389元。
  --貧困地區經濟快速發展,基礎設施建設、社會事業發展、生態環境建設得到明顯加強,人畜飲用水問題大面積解決,自然村通公路、通電、通電話比例達到90%左右,適齡兒童入學率接近100%,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實現全覆蓋。
  “貧困人口減少成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一個標誌性成就。”中國扶貧發展中心副主任曹洪民認為,農村貧困人口的減少,為農村地區消費力的提升、國家經濟內需的提振起到支撐作用,為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65年來,中國的社會生產力、綜合國力實現了歷史性跨越,人民生活實現了從貧困到溫飽再到總體小康的歷史性跨越。這不僅使中國徹底拋掉了“東亞病夫”的帽子,而且為人類戰勝貧困、為發展中國家尋找發展道路提供了成功的實例。”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65周年招待會上,習近平總書記豪邁地說。
  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若澤·格拉齊亞諾·達席爾瓦在談及中國成功減貧給世界的啟示時說,中國的努力是使全球貧困和饑餓人口減少的最大因素。
  短短30餘年,6億多人擺脫貧困,被世界銀行稱之為“迄今人類歷史上最快速度的大規模減貧”--這樣的“中國奇跡”何以發生,成為全球減貧事業的歷史之問。
  “與國外民間的、小規模的生活救濟不同,中國是舉全國之力,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地進行扶貧。”在汪三貴看來,無論是扶貧資源的動員和調用,還是具體項目的實施和推進,這種帶有強烈“政府主導”色彩的扶貧模式,是中國實現快速減貧的重要原因。
  兩次頒佈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連續10年在“中央一號”文件部署中推出一攬子減免稅費增加投入的惠農之舉、號令東部沿海發達省市對口幫扶西部貧困省區,為近億貧困人口建檔立卡,向12萬個貧困村派出駐村工作隊……“政府主導,社會參與,以人為本,自力更生,開發扶貧”的扶貧特征符合中國國情的扶貧開發道路,是人類減貧史上的一大創舉。
  “在長期實踐中,中國成功走出了一條以經濟發展為帶動力量、以增強扶貧對象自我發展能力為根本途徑,政府主導、社會幫扶與農民主體作用相結合,普惠性政策與特惠性政策相配套,扶貧開發與社會保障相銜接的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中國的扶貧實踐豐富了世界減貧模式。”國務院參事湯敏如此評價。
  中國獨特的減貧經驗得到國際組織的高度肯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署長海倫·克拉克指出,中國將她的人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從貧困中脫離了出來,“我們呼籲各國分享中國的減貧經驗。”
  這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歷史跨越--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帶領全國各族人民,攻堅克難,譜寫中國扶貧開發的歷史新篇章
  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
  儘管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取得的減貧成就世界矚目,但黨中央對我國貧困現狀的認識依然格外清醒:
  到2013年底,按照國家扶貧標準,我國農村貧困人口仍有8249萬。
  特別是14個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最是難啃的“硬骨頭”:農民人均純收入只有全國平均水平的六成,醫療支出僅為全國農村平均水平的60%,勞動力文盲、半文盲比例比全國高3.6個百分點,還有數千個村不通電,近10萬個村不通水泥瀝青路……
  入之愈深,其進愈難。中國扶貧攻堅,如何完成偉大跨越,續寫新的篇章,成為時代留給中國共產黨人的全新考題。
  新時期要有新思路。
  “推進扶貧開發、推動經濟社會發展,首先要有一個好思路、好路子。要堅持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理清思路、完善規劃、找準突破口。”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為我國新時期扶貧攻堅指明瞭方向。
  面對新形勢,迎接新挑戰,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系列扶貧的新觀點、新思路、新方法:
  --要緊緊扭住增加農民收入這個中心任務、健全農村基本公共服務體系這個基本保障、提高農村義務教育水平這個治本之策;
  --既要整體聯動、有共性的要求和措施,又要突出重點、加強對特困村和特困戶的幫扶;
  --貧困地區發展要靠內生動力,一個地方必須有產業,有勞動力,內外結合才能發展。
  科學扶貧、精準扶貧、內源扶貧,在黨中央的決策部署下,一系列更具針對性的政策不斷推出。
  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今年起,一項舉世罕見、規模浩大的貧困人口建檔立卡工作在全國各地深入開展,近1億扶貧對象、12萬個貧困村將逐步建立起“專屬檔案”。
  一份檔案一份情,一個農戶一對策。建檔立卡不僅是簡單地登記名字,還要分析什麼原因致貧,再逐戶制定幫扶措施,有針對性地予以扶持。這項龐大而複雜的基礎工作完成後,扶貧開發將告別底數不清、目標不准的“漫灌”扶貧,轉而進入更加有的放矢、精準到戶的“滴灌”扶貧新階段。
  “情況搞清楚了,才能把工作做到家、做到位。幫助困難鄉親脫貧致富要有針對性,要一家一戶摸情況,張家長、李家短都要做到心中有數。”在河北省阜平縣看望慰問困難群眾時,習近平總書記語重心長地告誡當地幹部群眾,做好基礎工作,關鍵是要做到情況明。
  通過對貧困的“精準制導、定點清除”,改“漫灌”為“滴灌”,可以把寶貴的扶貧力量用到最急需的地方。
  “前幾年每年毛收入不到1萬元。今年有了針對我們的貸款政策,養牛能掙3萬多元,手頭也有餘錢了。”得到專項貸款後,寧夏固原市西吉縣偏城鄉雙羊套村35歲的回族群眾蘇克元喜上眉梢。
  新時期要有新創舉。
  “貧困地區要把提高扶貧對象生活水平作為衡量政績的主要考核指標。”針對一些地區以貧困為榮的不良現象,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要改革創新扶貧開發體制機制特別是考核機制,引導貧困地區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把工作重點放在扶貧開發上。
  我國自1986年起開始設立貧困縣,旨在集中資源扶助最貧困的地區。然而,部分地區出現了“哭窮”爭戴“貧困帽”的現象。
  究其根由,此前各地官員考核辦法中,基本是以GDP論英雄,有了貧困縣的帽子可以享受諸多政策紅利。與此同時,扶貧工作基本沒有進入考核體系,一些地區的轉移支付資金多成為縣裡滿足政府運轉的“飯碗”,而非扶持農民脫貧的“追加資本”,形成“富縣”與“富民”兩層皮現象。
  對此,2013年底,在黨中央的部署下,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創新機制扎實推進農村扶貧開發工作的意見》,提出6項扶貧開發工作創新機制,排在首位的就是改進貧困縣考核機制。
  “這項改革可謂切中要害。”湯敏認為,在新機製作用下,今後貧困地區黨政幹部將不再被GDP考核所束縛,能把更多精力放在扶貧開發上,將引導地方官員真正把群眾生活冷暖放在心上,全力扶真貧、真扶貧。
  思路引領政策,改革決定成效。各地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指示精神,針對貧困地區實際情況,不斷創新,勇於突破,一個又一個扶貧新亮點蓬勃涌現:
  --貴州省實施“生態扶貧”工程,擬用9年時間將200多萬貧困人口搬出大山,拔掉“窮根”。從深山裡搬出的六盤水市六枝特區墮卻鄉移民毛二平激動地說:“只要能從山裡出來,就一定會有出路!”
  --甘肅省開展以單位聯繫貧困村、幹部聯繫特困戶為主要措施的“聯村聯戶、為民富民”行動。省、市、縣、鄉四級40萬名幹部聯繫全省40多萬貧困戶,不脫貧不脫鉤。
  --寧夏六盤山地區依托旅游扶貧,2013年固原市接待游客量219.8萬人次,實現旅游社會收入8.89億元。當地已有2萬多農戶通過發展農家樂、果樹採摘、手工藝品和土特產銷售等方式參與旅游產業發展。
  --安徽省金寨縣在全縣貧困家庭中篩選出1000戶特困群眾開展“光伏扶貧”,在貧困家庭的屋頂建起“光伏電站”。沙河店村村民方榮軍說,現在不但用電不用再花一分錢,電站還能賺錢,一年能相當於多養兩頭豬的收入。
  ……
  乘勢而上,大有作為!
  從“解決溫飽”到促進發展,縮小差距;從數次扶貧攻堅行動到“繼續向貧困宣戰,決不讓貧困代代相傳”的強音,中國人民與貧困的戰鬥逐步走向“決戰”之勢。
  但願蒼生俱溫飽,不辭辛苦出山林。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投身全面深化改革的時代洪流,以創新鼓起扶貧攻堅的風帆,就一定能打贏扶貧攻堅這場硬仗,譜寫我國扶貧開發的歷史新篇章!(參與採寫:吳曉穎、鄒欣媛)  (原標題:人類減貧史上的偉大實踐--黨關心扶貧開發工作紀實)
創作者介紹

獸醫

vb80vbdf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