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越獄逃犯仍有1名在逃
  《新聞1+1》2014年9月4日完成台本

  ——監控錄像中的“越獄謎團”
  (節目導視)
  解說:
  哈爾濱延壽縣看守所三名嫌犯殺警逃跑。
  武警:
  看長相、瞅瞅,頭髮比照的稍微有點長。那個人去哪了?
  逃犯:
  我不知道。
  解說:
  抓捕仍在進行,疑問重重待解。嫌犯為何能夠逃出?今天最新監控視頻公佈,疑問能否得到解答?
  《新聞1+1》關註,監控錄像中的“越獄謎團”
  評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9月2日的凌晨,黑龍江省延壽縣看守所發生了三名重刑犯殺死一名民警,然後越獄出逃的惡性事件。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兩個出逃者已經被抓獲,而另外一個相信收口的時間不會太遠。
  在這樣一個過程中,一切都是從我們接下來將要看到的監控錄像開始的,讓我們一起回到悲劇開始的時刻。
  解說:
  帶著械具而且門還是開著的。就短短這麼一點監控的錄像,等於說已經接連提出這麼多的問號。今天《新聞1+1》拿到所有的監控錄像,將在今天的節目中全部播出。我們要來看看其中究竟能讓我們提出多少的問號。面對這樣的疑問和問號之前,我們還是先從一個大的概念上瞭解延壽縣的看守所處,它所處的地理位置。
  解說:
  延壽縣看守所位於該縣北郊,據哈爾濱市區約190公里,周圍山林環繞,那麼這裡關押的都是些什麼的人員?
  延壽縣公安局副局長 於佳偉:
  就是正常的刑事犯罪分子和一般的刑事拘留人員。
  記者:
  是那種沒有被判刑的。
  於佳偉:
  對,也有個別判刑的,但是沒有到執行期的。
  解說:
  事發後延壽縣看守所已經戒嚴,從空中可以看,看守所北側被池塘圍繞,中心的T型區域,就是三名逃犯的關押地,而且三名在押人員如何順利逃脫,謎底仍然待解。輿論和業內人士也紛紛指出,逃脫案中的幾個疑問。
  三名在押人員都涉及重刑,其中高玉倫出逃前已被判死刑,目前正在覆核。按照看守所條例規定,對已判處死刑尚未執行的犯人必須加戴械具,那麼高玉倫在逃跑前是如何打開械具的?
  警方信息說,三名在押人員是殺死一名監管民警後開始逃走的。然而按照規定看守所應是24小時值班制度,不允許一個巡視民警值班,必須確保每個區域由兩名以上民警值班。那麼事發時其他的民警在哪?三名在押人員出逃時,身上都穿有警服,一人著警服外衣,一人穿段修夏裝,一人穿長袖秋裝,那麼他們的警服在戒備森嚴的看守所是如何獲取的?在押人員從看守所出去,需經幾道關卡,從監舍門到監區大門,再到看守所大門,按規定,看守所每次只能打開一道門,那麼三門嫌犯為何能破重重關卡,種種疑問在抓捕結束後,都需要回答。
  評論員:
  在全面的接觸公佈的監控錄像之前,我們先來看看重刑犯的狀況。首先是因故意殺人已被判死刑,正在覆核期的高玉倫,他的歲數最大,今年是50歲,他的身高也很高,1.82米左右。第二個是李海偉,現在是已經被抓獲,是涉嫌故意殺人罪,也是重刑,今年是29歲。第三位,王大民現在已被抓到,曾經因搶劫罪入獄十八年,今年春天剛剛釋放,再次涉嫌故意傷害他人致死罪,今年是35歲。現在就剩高玉倫還沒有捕獲,相信快了。
  接下來我們走進得到一組,幾乎全過程的看守所的監控錄像,我們來看看這裡都有哪些疑問,並且請專家陸續為我們解讀。
  首先回到9月2日凌晨4點19分,接近4點20分,這個時候遇害的警察已經站在了看守所的監舍的門口。大家看到,第一個犯罪嫌疑人他帶著械具,從帶著械具的分析而且身高很高,應該是是50歲分的高玉倫,因為他是已經被判的死刑。民警顯得很從容,還說著話,聊著天。但是請註意,他背後的這個門,剛纔犯人出來的時候說在監舍的門是開著的,而且是完全開著的,在前面的門也是開著的。他們離開了監控錄像的角度,這個時候請註意,同一個屋裡另外兩個人出來了。而且他們出來之後先把門關上,請註意,看這個動作的持續時間,絕對不是僅僅門上的簡單,還用膝蓋頂了一下,有可能在鎖上。比如說出了問題再來查的時候,想開開這個門也需要一點時間。看他們走路的姿態已經像是心裡有鬼,像是做壞事的心態狀態,他們是悄悄的,他們自己心理清楚,他們現在要去做什麼。也許剛纔的警察還並不清楚最終的結局究竟會是是什麼。
  針對開篇的監控的錄像,我們馬上連線一位專家,因為疑團太多了。這個專家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雷。現在程雷教授正在參與看守所法的起草工作。程雷教授您好。
  程雷:
  您好主持人。
  評論員:
  為什麼4點19分的時候,起碼在監控錄像看到的時候,民警要提審犯人,這個時間合適嗎?
  程雷:
  這個時間顯然不合適。因為按照看守所執法細則的規定,在夜間無特殊情況是不能打開監舍的。我們指的特殊情況是緊急情況。按照在押人員一日作息制度的規定,這個時候在押人員應該是在休息、睡覺。如果有緊急情況,比如越獄,暴動、自殺、自殘或者重大緊急疾病,可以打開間舍來提在押人員,顯然我們從畫面上看獄警還有在押人員非常的從容,沒有什麼緊急情況發生。
  評論員:
  假設前面有某種“合理的理由”比如說帶有自殘傾向,把這個人提出來了,但是把這個人提出來了,門卻大敞開,這個合理嗎?
  程雷:
  這個也是明顯的違規的。因為我們要求看守所所有監舍的門在正常情況下都是鎖閉的。即使要開門,在夜間開門有必須的程序。比如說有兩名以上民警進入,要經過看守所領導的批准,同時通知駐所的武警中隊,所以程序非常嚴格,它基本上沒有按照程序進行操作。
  評論員:
  繼續往下看,剛纔的段落里問號並不僅僅這兩個,因為接下來將會擁有的問號越來越多,我們趕緊走到下一個空間里,他們去哪了?
  這是看守所值班室的監控錄像,這是後來跟出來的那兩個,結果扒門看了一眼,然後又再向後退。在右邊的大鐵箱子似乎不知道是不是監視器,但是請註意都是黑屏的。有一個疑惑,為什麼監視器沒有另外的看監視探頭所呈現出來的圖象,否則疑問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還註意,民警怎麼會忽略讓重刑犯走到他的身後?這個時候重刑犯開始施手了,突然勒住了他的脖子,那兩個人早已得到了信號一樣的聲響衝進來充當幫手,這個警察陷入到了危機之地,然後進入了遇難的不幸的時刻。兩個人在殺害警察,現在已經就剩一個人了。另外一個人在乾什麼,打開抽屜居然去找械具,然後給警察戴上。那個人到監控圖象看了一眼,但不知道是不是看著監控圖象是黑的,所以轉了一圈又回來了。現在他們用械具把遇難的警察的腳給銬上了,又在找手銬。這個時候他們還不能確定這個警察是不是已經完全遇難,要把械具再給警察帶上。這個時候的時間是4點34分,剛纔起始的時候是4點19分。這些人的步伐顯得非常的從容,並沒有急匆匆。現在遇難的警察拉出監控錄像的畫面,他們是不緊不慢的做著所有的過程。
  在這個之間也存在著監控錄像死角,按理說不應該留有死角,但是中間畢竟間隔了十幾分鐘的時間。這裡面依然有很多的疑問,接下來繼續連線程雷教授。教授,馬上看到的疑問有兩個非常大,在這個階段出現了。第一個為什麼看到的監控錄像應該是24小時無死角,難道沒有其他的同事看到?難道看守所似乎顯現出一個民警和三個犯人?
  程雷:
  這個場景確實有點匪夷所思。按照規定,視頻監控由24個小時另外的民警在值班。您的發問非常準確的,沒有人看到這個情況發生。另外,在場人員都似乎覺得看守所里只有一名民警在場,所以他們有恃無恐的、從容的實施他們的犯罪行為,現場的警力多少值得我們的追問。
  評論員:
  如果看守所的值班室因為他們已經進來了,這個值班室我們看到的幾個屏幕是黑屏,如果這個黑屏恰恰是監控圖象,這又意味著什麼?
  程雷:
  可能會有更差的後果,監控沒有正常的啟動,這個後果更加的嚴重,它不應該是黑屏的。
  評論員:
  接下來還有一個匪夷所思的,難道民警把重刑犯給提到了自己的值班室里,不知道那個門還開著,另外兩個人沒有戴械具?然後他怎麼能夠容忍重刑犯最後到了自己的身後,他連回頭的警覺都沒有,這一系列的警覺哪裡去了?
  程雷:
  這個問題真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我們民警的自我保護意識是不是因為他們直接有特殊的關係而產生鬆懈等等,這需要都是進一步的證據來證實和印證。
  評論員:
  在這樣的情況下,畢竟民警已經遇難了,我們不斷去猜測很多的事情。但是在過程當中存在很多匪夷所思、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一系列的漏洞,漏洞到現在結束還是有彌補的空間,但是依然沒有,我們繼續往下看。
  這已經快接近逃出去的門,按理說開的小門是AB門,AB門是兩個門都開開,才能出來,這個顯然不具備能力。是一個逃犯出來試著開外面的門,另外的兩個,他們都不是快速的腳步,都從容。如果他們知道其他這裡有很多的民警在值班或者怎樣,他不會如此的從容。
  又有人回來的,像望風一樣繼續試探開門口的鐵柵欄門,這個時候距離逃出去的時間很近了。其實這個時候的時間是9月2日凌晨4點40左右,殺害民警的時間是在4點34分、4點35分的時段,幾分鐘之後,4點41分,他們挪到了這。東北的天亮的比較早,人還沒有起床,但是天又比較亮,我不知道這個時間將來去探索的時候是否存在著某些奧妙之處。
  這兩個人是非常的從容等待,等待最後的人開這個門,沒有流露出焦躁或者其他的狀態。三個人又一起回來了。這其中還要補充一個細節,在這三個人裡頭,剛纔已經有一個人換上了警察的服裝,這就是先出去的這個人。門其實已經打開了,他已經穿上了民警的服裝。接下來出來的這兩個人他們的衣服發生的變化,也換上了警察的服裝,非常從容,甚至似乎帶著某種“留戀”,居然還沒有忘記把門關上。然後從容的就留了我們這樣一個背影。
  針對又是一系列的問號,我們繼續連線程雷教授。在連線之前,先看監控錄像里所呈現的空間是什麼樣,從PPT中感受出來,他們在開玻璃門,但是出入的是鐵門,按照相關的專家人士介紹,這一塊應該是AB門,AB門相當於兩把鑰匙,有更好的防範,針對這裡存在的疑問繼續連線程雷教授。
  程雷教授,我納悶了,AB門似乎只有半扇的鐵柵欄門,這個合理嗎?
  程雷:
  這個是不符合規定的。剛纔畫的鐵柵欄的地方,首先應當有AB門,這是看守所建築規範的基本要求,而且AB門不能同時開啟。只有關上一扇門才能打開另外一扇門,AB門的裝置是最佳防範越獄和脫逃的重要裝置。但是在現在的視頻當中是看不到的。AB門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是通過關上一扇,再開開一扇門的AB的設置。
  我們能夠在這裡設置兩個崗位,一個是武警,另外就是監管民警,都應當24小時在崗,通過AB門中間人停留的時間,查驗這個人是否有合法的權限進出看守所。但是看來沒有AB門,似乎是事件出口出的最重大的安全隱患。
  評論員:
  到現在為止,連著三段錄像,又一個疑問出現了。從他們獃的房間一直到值班室,再到這樣一個門廳,居然給我們的感覺,看守所到現在為止就這三個犯罪和遇害的民警,合理嗎?這麼大的空間,難道沒有另外的民警值班嗎?按理說應該有多少民警值班,在這樣的縣級看守所里。
  程雷:
  不好說,當地公安機關公佈的情況裡面沒有關於押量的信息,通常來講,作為一個不太發達的縣的看守所,它應該關押的押量應該在100人在200人之間,這是一個常態的情況。按照看守所條例的規定,這樣的看守所的警力配備至少是12個人,如果押量比較大,還要按照15%至20%的比例來設置警力,如果是200人,應當有至少12名民警或者30位民警,根據押量的浮動。但是只看到了一個民警,這個確實比較奇怪。
  評論員:
  到了最後一個關口,對於三個重刑犯只有真正走出大門才算是完成了這個凌晨期待的結果。最後一道關口假如把住,或者不留問號,那又把前面的過錯和漏洞彌補了。但是最後的關口呈現出什麼樣的畫面呢?
  大家能夠看到,這是監區的大門。抽著煙出來的,剛纔在過程當中他很從容的點燃了煙,不知道是不是值班民警兜里有煙。另外一個出來的人,請註意他們走出的是另外的方向,兩個人並沒有沿著一個方向去走。最後才是第三個人的出現。探頭看一下,兩個人按照一個方向,另一個先出去的人先出去的人走向了另外一個方向。但是這個時候的大門並沒有看守的武警或者是警察,最後據新聞報道,是高處的崗哨發現有所不對,然後鳴槍示警,但是他們已經開始跑了。
  接續連線程雷教授,程雷教授,這個大門就這麼可以輕易的出來嗎?
  程雷:
  這也是明顯的違規的做法。因為按照看守所條例的規定,在監區大門外和崗樓上都要設置武警的崗哨。按照操作規範,監區大門外,三個人出來的地方,應該有武警24小時來職守,來查驗相關的證件。
  評論員:
  所說的武警並不是在高處的那個,而是在黑漆漆的大門門口。
  程雷:
  這兩個位置上都應該有。
  評論員:
  但是起碼現在我們看這黑漆漆大門的門口肯定沒有,要不然不會抽著煙這麼從容的出來。
  程雷:
  對,如果有,上面的民警不會鳴槍示警,因為只有他一個人,他沒有辦法制止他們離開那,因為他在崗樓上面,只能警告,然後鳴槍示警。
  評論員:
  馬上又有一個疑問。這個高處的武警是否有權限立即擊斃他?
  程雷:
  他有這個權限,但是他現在的操作也是合規的。按照相應的看守所的相關管理規定,遇到可疑的情況,崗哨的的武警應該首先警告,所以第一個做的規範動作就是先警告,問你是誰,然後幾個人繼續跑,做的第二件事就是鳴槍示警,第三步才能才能去擊斃,但是遺憾的是他沒有機會能夠做第三步,但是到現在為止這位武警操作的過程完全是合規的。
  評論員:
  當這一系列的漏洞問號當您陸續幫我們解答的時候,您最覺得遺憾,最不可思議的是什麼?
  程雷:
  最不可思議的是這件事情本身非常令人痛心,而且事件本身絕對是一個例外,罕見的例外。最不可思議的是如此多的安全規範,如此的安全的規範的設置,公安部三令五申的多項安全規範居然沒有辦法得到,哪怕執行其中的幾個,都可以預防這樣的問題的發生。
  評論員:
  非常感謝程雷教授帶給我們的解讀,幫我們理清了很多的問號。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把第三個還沒有捕獲的重刑犯,也是歲數最大的趕緊抓到。抓到之後就結束了嗎?當然沒有。接下來應該有相關的一系列的人士都應該受到嚴重的處理。這些漏洞如果堵住一個,都不會出現這樣惡性的結果,請問這能叫看守所嗎?看沒有看住,守也沒有守住,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看守所呢?    
 
創作者介紹

獸醫

vb80vbdf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